但具体的解决办法还没出来<

时间:2020-01-16 13:27 来源:http://www.yunhaihotel.cn

14日上午,陆屋镇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,政府此前已派出工作组到现场调解,告知村民此举违法,劝说他们停止“募捐”,“可他们都不听;领导也多次开会协商此事,但具体的解决办法还没出来”。

然而,村民的行为未得到所有车主认可。“这是违法的,他们没权力拦路收钱。”7月13日下午,一名被“募捐”10元才得以经过的车主将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后,开始向记者抱怨,“但这是他们的地盘,哪能不给?”

“是募捐,不是收费。”没等记者开口,曾做过生产队队长的71岁村民林世材拔开围拢的人群,主动讲起了村民“设牌楼捐资”的缘由。

他说,镇上古城桥6月5日由于护栏坍塌被公路部门封闭,以前从省道通行的车辆只能绕村道到陆屋镇。通行道路有两条:一条是途经陆屋村的老路;一条是从罗屋坪小学至新桥的村道。

13日下午4时许,南国早报记者来到陆屋镇,在罗屋坪小学路口看到一则“村民提示”:由于古城桥不能通车,过往车辆全部从此路过,常造成堵塞;部分车主车速过快,给村民精神或人身造成安全隐患;高龙塘村民经商议设点集资加宽路面,每辆过往车辆集资10元。如不愿集资者请绕路而行。

一星期前,陆屋村在老路入口设置水泥墩,车辆全部绕至罗屋坪小学至新桥这段路通行。他统计了一下,每天过往车辆至少有100多辆。猛增的车辆不仅轧坏路基和路面两旁的甘蔗,还有村民受到疾速而来的车辆的惊吓。

灵山县公路局养护与工程管理科科长谢绍红告诉记者,陆屋镇古城桥护栏坍塌后,该局已在高速路出口设置提示牌及绕行线路图,他们将加大对下高速车辆的疏导,避免因花钱找人带路及“捐资”产生更多纠纷。(广西新闻网-南国早报 见习记者 蒋文跃 文/图)

包括林世材在内的村民都明白,不管“捐资”还是收费,在马路上收钱都是违法的。大伙坚持的理由是,“修这条路太不容易了”。

村民林业富说,村民们已得知“捐资”的事闹到网络上,“应该有很多人反对我们的”。

7月12日起,多名网友发帖讲述途经灵山县陆屋镇一村道被收费的经历。

12日,网友“汉王子”从陆屋下高速去三隆,行至陆屋镇古城桥时,有人挥手示意前方无法通行。按对方指示,车子调头驶入罗屋坪村委旁的一条水泥路。没多久,路边出现一个牌楼,路中间放两张凳子,上面放有箱子。发现有车子驶来,一中年男子提箱子靠近说,修路缺钱,通行要给钱,每次至少10元。

村民的设想是,再向政府申请以及向村民筹资修路已经很困难。既然车子往此绕行,倒不如由车主出资,将3.5米宽路面拓宽至4米。这样不仅路面地基得以维护,也利于车辆通行。

据透露,陆屋镇政府初步提出3点处理意见:一是再派工作组进村做工作,说服村民“把牌楼撤下,不再收钱”;二是争取资金对新桥头至罗屋坪小学路段路面加宽;三是西江桥(即村民所说的新桥)也是一座危桥,通行安全难以保证,他们已向县政府打报告,争取尽快修建江面桥。

灵山县陆屋镇古城桥因护栏倒塌封闭后,引发连锁反应。先是网友反映封桥维修没有提示,车主下高速时找村民带路挨收费(本报6月12日a2叠7版曾作报道)。7月11日起,又有村民手捧箱子,在路边向绕行车主“募捐”修路钱。陆屋镇政府7月14日表示,已派出工作组劝说村民停止收费,但具体解决方案仍在商讨中

7月11日,高龙塘村四个生产队开了一场协商会,决定对来往车辆“募捐”,筹钱拓宽路面。有村民告诉记者,自“募捐”以来,每天集资1000多元,这笔钱除支付出面收费村民的补助外,其余都用于拉土填宽路面。

林世材说,罗家坪小学至新桥头道路,以前满是坑洞,2013年下半年,镇政府支持15万元,村民们自筹10多万元,经3个月施工,终于修建成水泥路。可水泥硬化完工后,四个生产队已拿不出资金对路面两旁进行培土。

对此,林世材说,他向镇政府相关负责人提出了两点要求,一是政府出资拓宽路面,二是拆除陆屋村老路的水泥墩,但目前还没有得到肯定答复。林世材不知道“募捐”要进行到何时,“如果政府愿意出钱,我们马上回家”。

“凭良心给钱,他们愿意给就给,不给也能过。”林世材说,车主出资为自愿,不一定都收10元,“有的车主给了1块,我们也给过了”。

往前走一公里左右,记者看到网友“汉王子”提到的牌楼。牌楼一侧搭建有棚子,10多名村民坐着聊天。一名男子正手捧“募捐箱”站在路过的小货车前与车主沟通。